要对生命感到喜悦,因为它给了你去爱的机会,去工作,去玩乐,并能仰头看星星的机会。查看星盘报告

择时中的本命盘未知与卜卦盘的使用
时间:2022-03-18 来源:占星网 作者:占星网 点击:0
默认广告位

 

萨尔在《择日书》开篇指出,比起本命盘来说,择时盘是无功用的。它们仅对国王而言作用强大(或者也许是所有有权力的成功人士),因为显然他们的本命盘(通常是已知的)已经预示了成功;所以择时有效地强化了他们的行为,也就是说,好的择时盘加上好的本命盘很容易带来成功——但事实上,这样的人可能并不需要择时来确保成功。

但若是这样,我们就需要为中下阶层的人择时,而他们当中的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的出生时间,道些人的本命盘通常只显示了中等程度的成功或是无法成功,因此择时的作用也不大;而且如果不知道出生时间,那么选择一个没有助益、甚至是有害的择时盘的风险就会增加,因为不知道本命盘中的哪些征象要在择时盘里被加强或放在适当的位置。所以萨尔认为,以下情况至少出现一种,才能为这些人择时:

1、本命盘及太阳回归盘均显示在那个时间会取得成功,或者

2、对于该事项的卜卦盘显示能获得成功。在2中,我们看到根理

论以另一种方式出现了。因为对择时盘而言,本命盘是根本盘,但这里由卜卦盘代理,间接地反映出本命盘的征象:也就是说,一张成功的卜卦盘说明本命盘与行动是不冲突的。因为若本命盘与行动冲突,

卜卦盘就不会预示成功。

萨尔强调了以上两点的重要性,因为如果当事人的出生时间未知(因此也不知道太阳回归盘),或是面对一张不成功的卜卦盘(可能包含了本命盘中的一些征象),那么我们在择时时反而会强化本命盘中不好的征象。例如我们可能会在择时盘中强化木星,但并不知道木星在本命盘中入弱,落在第十二,同时与两颗凶星形成四分相。这时,择时不仅不会带来帮助,甚至遗会造成伤害。

萨尔的著作提出了普遍性的问题并给出了一组可行性的答案。在继续看其他作者的回应之前,我要谈两点:第一点是萨尔的不明确之处。表面看来,他似乎仅仅是说,只要看到卜卦的结果是好的,便可另行择时。但伊朗尼和哈亚特却将此理解为,要将卜卦的特定征象适当地带入择时盘中。这两种观点大不相同。

举个例子:假设一个不知道出生时间的客户想要择时旅行,占星师首先针对"旅行会成功吗?"这个问题起卜卦盘。假设卜卦盘的上升星座是双子座,萨尔的观点似乎认为,一旦我们看到旅行会成功,就不用去关注双子座或它的守护星水星了,因为我们只需要知道旅行会成功就够了,只要按照规则进行择时就可以了,但伊朗尼和哈亚特对此的理解是:要以卜卦盘当做根本盘的代理。也就是说择时盘中双子座和水星也要处于适当的状态,因为卜卦盘的征象应在择时盘中扮演活跃的角色。

第二点,除了上述不明确的地方之外,我们可以把这些作者分为

三种立场。萨尔是一个极端,他允许为本命盘未知者择时,也允许依据卜卦来进行择时,尽管他对两种方法的使用都很谨慎。另一个极端是哈亚特(如伊朗尼所描述),他秉持自然主义观点:认为不应为本命盘未知者择时,也不能使用卜卦。介于两者中间的是伊朗尼,他认为应该找出方法为任何一个人择时,但是(a)仅在必要时才使用卜卦盘,而且(b)不应将卜卦的征象应用至择时盘中。(伊朗尼列出许多其他择时的方法来找到行动的最好时间。)

萨尔与哈亚特分别代表了两个极端——这十分有趣,因为他们两人对其他问题的观点基本一致(换句话说,都传承自马谢阿拉)。下面谈谈伊朗尼,他思考问题的角度是多元化的。

仅就占星理论而言,伊朗尼大致遵循托勒密的自然主义观点:在1.4中,他(婉转地)阃述道,择时理论将本命盘与择时盘关联在一起。择时应通过强化或弱化本命盘的征象来修正本命盘。

但是当以卜卦盘替代本命盘、尤其是将卜卦盘的征象带入择时盘时,等于带入了第三个不一定适当的星盘。具体来说,本命与择时的关联是自然的,因为择时可利用行星的自然移动引动、提升或是降低本命自然潜力,但卜卦盘并不自然,因此不属于择时理论范畴。

那么,我们要放弃卜卦盘吗?伊朗尼说:不,我们应该尽己所能,哪怕是去使用卜卦盘——尽管他认为本质上这没什么帮助。他认为反而应使用最近的始入盘,因为它对世界局势有影响,并且是自然成因体系的一部分。

所以伊朗尼并非真的认为卜卦有帮助,他反而相信还有其他替代方法。从他对萨尔的回应中可以看出,在为不知道本命盘的人择时这件事上,他的观点乃是出于职业道德角度的考量。简单来说,在择时中占星师应该尽其所能,即便力有未逮。伊朗尼是从三个层面进行阐述的:1)以占星学实践为基础,2)出于职业道德考量,3)以择时理论为基础。

1)以占星学实践为基础。

萨尔等人认为,不知道本命盘(也没有卜卦盘)的择时,可能会无意间增强本命盘中一些不好的征象,或是弱化一些所谓不好却在本命盘中很重要的征象。例如一张择时盘中巨蟹座十分显著,但在本命盘中土星却落在巨蟹座;或者火星落在果宫(比如第六宫),但事实上火星却是本命盘上升星座的守护星,反倒应该被加强。因此在没有本命盘(并且也没有成功的卜卦盘)的情况下,我们不能进行择时,以免错误地强化或弱化本命征象,但伊朗尼认为萨尔等人是不对的。首先,避免在这样的情况下择时反而选择性地加强了无知和对最坏情况的恐惧。而且,就自然征象上说吉星多于凶星,在择时时一定是尽量让吉星而非凶星发挥作用,因此强化凶星的可能性比强化吉星的可能性小。总而言之,增强一颗凶星或是状态不好的吉星的机率,要比増强那些有帮助的行星的机率小。因此伊朗尼认为:尽管我们力有未逮,但仍应该尽我们所能,而不是什么都不做。

出于职业道德考量。

伊朗尼借用了萨尔关于一群人出发去旅行的例子。萨尔以此例说明,如果为一群人旅行择时,结果将因人而异,因为他们的本命盘是不同的。伊朗尼说,一些占星师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择时毫无意义,因为无法保证每个人的结果。他对此的看法是:这是不专业的,也是不道德的。客户向占星师寻求帮助,但占星师却以无法做一个完美的择时为借口把客户拒之门外,这让每个人都置身于危险之中,换句话说,他是在为虎作伥。如果占星师完全相信择时,他应该至少认可"大致上来说,一些时间要好于另一些时间"。但是在这个例子里,占星师却不愿意去挑选一个大体上来说比较好的时间:既然无法保证每个人都能获得成功,或许他可以建议说在这个时间出发是无害的。伊朗尼随后的评论引人入胜,他提到了神,大意是:人拥有选择的权利——这是神赋予的,目的是为了让人们远离魔鬼。如果占星师因为无法确保这一群人的成功而隐藏了可能的结果,那他实际上等同于否定了人们做出明智选择的能力——也就是在一定程度上扼杀了人性。伊朗尼大概认为,占星师死后必须向神解释,为何身为占星师却不尽力而为,只因为无法知道所有问题的答案。

3)以择时理论为基础。

最后伊朗尼认为,萨尔等人拒绝为本命盘或卜卦结果不佳的人择时是不对的。他说,尽管不能驱除所有的灾祸,但挑选一个大体较好的时间至少可以不促成伤害。这是以择时理论本身为依据的:因为我们必须假设一些时间要好于另一些时间,不论是从大体上看,遗是针对特别的行动或特别的人。因此,即便我们无法使行动完全成功,也不得不承认:对于本命盘不好的人而言,也依然有一些时间要好于另一些时间。所以伊朗尼认为,拒绝为这些人择时等同于否定择时的概念,这是自相矛盾的,当然也是不专业和不道德的。

上面这段论述(也是对萨尔等人观点的回应)针对的是那些当事人必须去做、无可避免的事项。而如果本命盘显示事情会有不好的结果,当事人可以选择不做的话,那么最好是不要去做。若有些决定难以避免,为不好的本命盘或为不会成功的事情进行择时就成了问题。举个例子,若本命盘显示婚姻很糟糕,占星师首先应该尽量劝当事人不要结婚。但如果他的孩子马上要诞生,为了小孩生活的稳定必须结婚,就符合伊朗尼所说的第三种情况。萨尔或其他占星师因此可能会拒绝为婚姻择时,但伊朗尼认为我们应秉持专业负责的态度,尽己所能帮助客户。

伊朗尼对择时的道德反思令人耳目一新,因为在古老的文献中,占星师对其职业行为及后果的反思或辩论十分罕见。在这方面,古德.波那提是另一位引人注目的人物,虽然并未体现在择时领域。他的《天文书》Tr.7中大部分资料实际上都抄录自伊朗尼,甚至擅自小幅更改案例内容,但是在其他领域,波那提也提出了对客户需求的敏感以及职业责任感。

加群一起聊占星
关注拿资料
相关标签
择时 卜卦盘 使用